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音乐 >
音乐会变“毕业典礼”只为这两娃
来源:http://www.r2d3dergi.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08-26 06:00 * 浏览 :

  昨日,第六届南都留唱团音乐会在深圳保利剧院演出,邓玉玲最后一次演出,她现场流下眼泪。

  “能不能牵手,能不能做好朋友?”第二届留唱团课堂上,指导老师周梦琪问害羞得不敢与小伙伴牵手的张智立。一晃眼,那个害羞的男孩子今年已经15岁了。由于留唱团团员年龄上限是16岁,几乎是从今年参加留唱团海选开始,将达到年龄上限的邓玉玲和张智立心里就开始涌动离别的思绪。而在昨天音乐会现场,这种离别的情绪达到了最高点,也了现场千余名观众。

  除了,现场也有欢乐,8岁的令轩溶在现场过了生日。也有紧张,指导老师周梦琪首次从幕后台前。

  “回想起第一次参加留唱团的时候,很不幸落选了,回家哭了一晚上。后来第二年,我终于登上了留唱团的现场。”参加留唱团已经五年了,曾经矮小瘦弱的张智立如今已经长到了1.7米。

  谈起自己和留唱团的,张智立说,加入留唱团后,自己内向的性格发生了改变,不仅仅学会了唱歌,还懂得了以的心态对待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

  发生变化的还有邓玉玲。邓玉玲的妈妈说,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让女儿从小就有自卑心理,很少参加学校活动,总是觉得自己不如别人,连工作在外的妈妈偶尔打来的电话也不愿意接。有一年暑假来深圳与父母团聚的小玉玲,甚至在临走前跪在地上,哭着说“妈妈我不想离开你,我不想回去,我想跟你在一起”。

  2013年,邓玉玲成为了第二届留唱团的一员。在妈妈眼中,开学后步入初中的小玉玲有了明显改变,“她开始逐渐愿意跟我联系,每天都能给我主动打电话,有时我们能在电话里聊一两个小时,我不能在她身边,每天打个电话我才踏实”。邓玉玲在学校变化也很大,现在的她不仅担任组长,还是班里的体育委员。成绩优异的她经常主动帮助同学,积极参加学校各项活动。

  他们从害羞、内向小朋友为开朗、热情的少年。而为了这次送别,在昨天下午彩排时,现场工作人员都达成了保密的默契,为的就是这份神秘的礼物———一段纪录他们在留唱团成长的视频。留唱团指导老师周梦琪花了整整四天时间,搜寻各类素材,制作了这份视频。

  “我从2015年就开始拍摄一些留唱团的素材,我把每年的光碟内容拷到电脑里。”周梦琪说,找素材比较辛苦,剪辑时她也常常忍不住泪水。开始剪的时候,自己就大哭了一场,剪完片子后,自己回看视频时候又哭了一次。

  同样被的,还有音乐会的主持人王浏芳,在开场前她默默点开了记录视频,看着看着眼泪就流了下来。“现场的时候,我要回避一下这一段。”王浏芳感慨道。

  而今天长大了的他们,终于在留唱团的这个“深圳的家”里,“学业期满,予以毕业”。临上台,张智立还在一“言谢”,“很荣幸能加入这个大家庭,谢谢南都,谢谢所有幕后的工作人员,谢谢老师们,我会留唱团,希望留唱团不要忘记我,在留唱团的这五年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我爱你留唱团”。

  “以后还会来吗?”“高中学习太紧张,可能没有办法来深圳。但是等我们考上大学,还要回来留唱团做义工,一定要等着我们!”邓玉玲说。而今年高一的张智立则坦言,自己长大后要来深圳读大学。

  音乐会当天也是留唱团萌娃令轩溶的八岁生日。虽然对生日已久,但在老师宣布演出时间时,令轩溶才发现自己的8岁生日竟然是登台完生中第一场音乐会的时间,而这场生日派对,足足有1000多人参加。

  这个生日,对这个热爱唱歌的小姑娘而言,意义重大。“爸爸说可以提前一天给我过生日,可是我想跟留唱团的小伙伴一起过。”谈起心目中最向往的生日,令轩溶开始憧憬,“要有一个生日派对,有气球、有彩带,布置得很漂亮,我想邀请留唱团的同学们参加,比如王欣燕、程馨、李馨月、张珍妮。还要有一个大大的蛋糕,我想分给爸爸妈妈和小伙伴们一起吃”。

  谈起生日愿望,令轩溶表示,希望爸爸妈妈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妈妈变得更漂亮,爸爸多去跑跑步,长得更帅一些。那你自己呢?“希望我能白一些”,说完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这是最特别的生日了,明年我还要来留唱团,还想在留唱团过生日!”

  其实,想和爸爸妈妈一起过生日,是不少留唱团孩子的梦想。在昨天音乐会现场播放的一个短视频中,“和爸爸妈妈一起过生日”就是孩子们最大的愿望。

  “我从来没有和爸爸过生日。”留唱团团员文雯说,自己的生日在10月份,爸爸从来没有回来过,有时候会给她打电话,有时不打。生日当天,自己会盼着爸爸的电话,如果没等到,心里就会很失落。

  而在张智立的记忆中,小时候爸爸很少陪他过生日,只是寄一些电动汽车之类的礼物。长大了,过生日的机会更少,不过现在自己也“习惯了”。

  作为留唱团的元老级人物,指导老师周梦琪今年作为留唱团的指挥,第一次从幕后台前。

  以往的音乐会现场,周梦琪总是在后台默默通过电视观看演出现场,一边观看一边点评哪个小朋友出错了,谁谁谁又紧张了,虽然嘴上还是在“吐槽”,但刀子嘴豆腐心的她总会看着看着眼睛就慢慢红了,泛起了泪光。今年首次登台指挥,周梦琪说,有点“紧张”。

  “以前自己也指挥过合唱团,但这是第一次在台上给留唱团的小朋友指挥。”为了更好地做好指挥,周梦琪在家了一下。有时,她走在街上,还会不自觉地起指挥的手势,引起周围人的关注。她也告诉南都记者,自己的爸爸妈妈也在观看,希望展现更好的一面给爸爸妈妈。

  “梦琪负责上半场的中文歌,我负责下半场的英文歌。”陈奕帆说。以往,每年音乐会现场,进入下半节,总会有不少泪点,而作为陪伴孩子一起成长的陈奕帆也坦言,自己要控制好情绪,不能影响孩子们的演出。

  “不过还好,毕竟背对着观众,他们看不到。”陈奕帆说,自己第一次参加留唱团音乐会时,在伴奏时出现过一些小问题。不过,现在已经老练的她,在现场可以熟练掌握指挥工作。

  除了周梦琪和陈奕帆,在昨天的音乐会现场,还有一个“新同学”,她是张嘉楠。

  学习古典钢琴与爵士钢琴演奏的张嘉楠今年是第一次登上留唱团音乐会的现场。对于自己的首秀,张嘉楠说自己虽然之前参加过不少音乐会,也负责演奏工作,但为了留唱团音乐会,自己还是苦练了一番。